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f33rt"><form id="f33rt"></form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form id="f33rt"><nobr id="f33rt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listing id="f33rt"><listing id="f33rt"><meter id="f33rt"></meter></listing></listing><noframes id="f33rt">

      <noframes id="f33rt">
       
      上海方工閥門制造有限公司
      SHANGHAI FANGGONG VALVES Manufacturing Co., Ltd.
      400-820-4057
      訂購電話:
      12年閥業專業生產企業
      前沿科技 精工品質 你身邊的閥門廠家! 
      微信
      NEW CENTER
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????
      【上海方工】全世界石油化工煉廠的發展趨勢分析
      來源:http://www.xuelaida.com/news.html | 作者:fanggong | 發布時間: 26天前 | 111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自2022 年3月以來,海外成品油價格大幅拉漲,價差迅速擴大。2022 年 7 月至今,美國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 油均價分別為 154.07、140.63、148.44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50、35.07、42.88 美元/桶。歐洲柴 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4.05、167.26、162.18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49、61.69、56.62 美元/桶。新加坡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1.45、122.66、139.20 美元/桶,與原油平均價差分別達 到 45.89、17.10、33.64 美元/桶。

      【上海方工】全世界石油化工煉廠的發揮在那形式分析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自2022 年3月以來,海外成品油價格大幅拉漲,價差迅速擴大。2022 年 7 月至今,美國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 油均價分別為 154.07、140.63、148.44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50、35.07、42.88 美元/桶。歐洲柴 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4.05、167.26、162.18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49、61.69、56.62 美元/桶。新加坡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1.45、122.66、139.20 美元/桶,與原油平均價差分別達 到 45.89、17.10、33.64 美元/桶。

      基于目前成品油價差狀況和市場對需求的擔憂,我們在本篇報告中主要解決三個問題:1)2022 年 6-7 月份以 來,市場需求衰退擔憂推動了油價下跌,海外成品油價差一定程度上出現了收窄,但仍維持高盈利水平。那么 目前高價差的狀態是否可持續?海外煉廠高盈利是否可持續?2)成品油價格是 PPI(生產價格指數)和 CPI (消費者物價指數)的重要組成部分,一方面,成品油是海外工業生產中必不可少的使用燃料,燃料成本端上 漲推動 PPI 指數上漲。另一方面,成品油中汽柴油消費直接拉高居民出行成本,PPI 指數上漲也意味著個人消 費的其他工業制品價格上漲,成品油價格通過直接或間接作用或推動 CPI 指數上漲,是導致海外甚至全球國家 高通脹水平的主要原因。2022 年 6 月,美國 CPI 同比上漲 9.1%,其中,能源占美國 CPI 權重已上升至 9%左 右,能源 CPI 同比上漲 41.6%,也就意味著能源貢獻了 3.7%的 CPI 漲幅,成為 CPI 的第一推動力,那么接下 來成品油價格是否還會持續引發高通脹?3)基本面是分析成品油價差的重要切入點,那么海外、中國、全球成 品油未來供需形勢如何,缺煉廠嗎?

      庫存低+負荷高,現有煉油閑置產能有限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目前海外煉廠面臨成品油庫存低、煉廠開工率反彈至高位運行的情況。 其一,美國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地成品油庫存都處于近 5 年來低位水平。2020 年的疫情沖擊迫使全球部分煉能退 出,疫情后,隨著經濟回暖,需求提升,成品油大幅去庫。截至 2022 年 5 月,OECD 成品油庫存僅為 1.87 億 噸(OPEC 7 月報只披露截止 5 月數據,有滯后),截至 2022 年 7 月,美國汽油和餾分燃料油庫存分別為 3000、 1500 萬噸,日本汽油、柴油和航空煤油的庫存分別為 120、110、65 萬噸,新加坡輕質、中質餾分燃料油庫存 分別為 230、120 萬噸。目前,全球成品油庫存已到達歷史低位水平,未來通過去庫增加油品供給的能力有限。

      其二,在歷經 2020 年新冠疫情沖擊后,美國、歐洲、日本和韓國煉廠開工率大幅下降,但隨著 2021 年以來經 濟恢復,海外煉廠開工率基本處于反彈至高位運行階段。截至到 2022 年,美國煉廠開工率超過 90%,較去年 同期高出 11個百分點,歐洲煉廠開工率超過了80%,較去年同期高出 9個百分點,日本煉廠開工率超過 70%, 較去年同期高出 6個百分點,韓國煉廠開工率已接近歷史高位水平,開工率一度達到 110%。也就是說,海外煉 廠開工率已基本反彈至高位水平,閑置煉油產能有限。 在成品油庫存歷史低位、海外開工率反彈至高位運行、閑置煉油產能有限的情況下,現有煉能存量有限,只能 依靠新建煉能滿足未來的新增煉油加工需求。

      全球煉能由歐美向亞太轉移,增勢減弱特征強化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1983-2020 年期間,全球煉油產能穩定上升,但到 2021 年,煉能供給向下調頭,全球煉油能力較上年減少 2089 萬噸/年至 50.75 億噸/年。目前,全球煉油產能主要集中在亞太、北美和歐洲三個地區,截至 2021 年,三 地煉油產能分別為 18.16、10.68、7.52 億噸/年,占全球總煉能的比重分別為 36%、21%、15%。其中,亞太 煉能增長勢頭迅猛,北美煉能基本保持平穩,歐洲煉能呈下降趨勢,三地區在 2011-2021 年的平均增速分別為 1.5%、0.2%、-1.3%。也就是說,自 20 世紀 80 年代以來,全球新增煉能主要來源于亞太地區,亞太地區總煉 能比重也較 2000 年上漲近 10pct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世界煉油產能正逐漸向亞太地區轉移。2000 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國三地煉能分別為 8.25、8.96、2.94 億噸/年, 占全球總煉能比重分別為 20%、21.7%、7%。2021 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國煉能分別為 8.93、7.52、8.46 億噸/ 年,占比分別為 18%、15%、17%,分別比 2000 年-2pct、-7pct、+10pct。

      2020-2021 年,歐美地區煉能持續退出、亞非拉美地區煉能持續擴大、全球煉能增勢減弱的特征持續強化。 2018 和 2019 年全球煉能分別增長了 6887 和 8084 萬噸/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東、中國、印度、越南等煉油集中 區域保持正向增長。2020 年,受疫情沖擊和需求下降影響,全球新增煉能僅有 1794 萬噸/年,美國、歐洲、日 本煉廠出現了大規模關停,三地煉油產能分別下降了 4138、340、289 萬噸/年,而中國、馬來西亞、韓國等亞 非拉美地區則仍保持強勁的擴能建廠勢頭,上述三地煉能在 2020 年分別增加了 2451、1643、889 萬噸/年。 2021 年,全球煉能同比下降 2089 萬噸/年,這是近 30 年來首次出現的負增長,歐洲、美國、澳大利亞等地仍 陷關停潮,三地煉能分別下降了 2568、1006、1100 萬噸/年,中國、中東等亞洲地區煉能保持增長,但不能彌 補歐美等地區淘汰的煉能。

      俄烏沖突將加劇成品油供應緊張

      全球煉油供需分布不完全匹配。美國、中東、俄羅斯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產品凈出口國,而如歐洲等國家地區 是石油產品凈進口國。凈出口國需通過海運、管道等貿易方式滿足其他地區的煉油缺口,一旦出現地緣政治危 機、運輸不暢等重大影響因素,全球成品油市場可能會面臨短缺問題。 根據 IEA 統計,俄烏沖突前(2022 年 1-2 月),俄羅斯 70%以上的成品油出口至歐盟、美國和英國,其中,出 口量分別為 8078、2275 和 807 萬噸/年,合計為 1.12 億噸/年。在西方經濟制裁后,美國已在 4 月停止進口俄 羅斯成品油,歐盟和英國也將在 2022 年底逐步停止進口俄羅斯成品油。中印兩國雖能大幅增加俄羅斯原油進口 量,但均為凈成品油出口國,無法提振俄羅斯成品油出口,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進行貿易流調節的難度更大,俄 羅斯成品油總出口量已經下降。2022 年 6 月,俄羅斯的成品油出口量較沖突前已經下降了 3650 萬噸/年。我們 預計,受歐美經濟制裁影響,到 2022 年底,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量將較沖突前下降 7000 萬噸/年,到 2023 年, 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量將較 2022 年再下降約 4200 萬噸/年,將不再對歐美出口成品油,合計下降 1.12 億噸/年成 品油。根據俄羅斯最大石油公司 Rosneft 2020 年報,其煉廠輕質石油產品收率為 57.1%,假設俄羅斯煉廠成 品油平均收率為 60%,則到 2022 年底,俄羅斯有效煉能將減少 1.17 億噸/年,到 2023 年,俄羅斯有效煉能將 再減少 7000 萬噸/年,合計較沖突前下降 1.87 億噸/年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俄羅斯成品油供給缺口短期難以彌補。短期內歐洲地區可以恢復的極限煉油產能為0.75億噸/年,加上目前美國 剩余可恢復的閑置產能為 1500 萬噸/年左右,短期內歐美地區可恢復的極限煉油產能約為 0.9 億噸/年。2022 年, 美國、亞非拉美地區(除中國)新增煉能合計約 2924 萬噸/年,則短期內海外新增煉能疊加歐美可恢復的極限 閑置產能合計 1.2 億噸/年,考慮到新增煉能投產需要時間,閑置產能恢復至極限水平的可能性有限,我們認為 很難抵消 2022 年俄羅斯成品油出口受限引致的煉能下降幅度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對俄石油制裁導致歐洲煉廠原料供給緊缺,閑置產能恢復有限。歐洲是俄羅斯最大的原油出口地,俄羅斯也是 歐洲最大的原油進口國。2021 年,歐洲原油進口量為 4.7 億噸/年,其中,接近三分之一的進口原油來自俄羅斯。 2021 年,俄羅斯原油出口量為 2.6 億噸/年,其中,超過一半的出口原油運往歐洲。俄烏沖突發生后,歐盟先后 對俄羅斯實施了六輪經濟制裁。在第六輪經濟制裁中,歐盟決定逐步禁運俄羅斯石油,即成員國需在 6 個月內 禁止進口經海路運送至歐盟成員國的俄羅斯原油,以及 8 個月內禁止進口俄羅斯成品油。2022 年 6 月,俄羅斯 對歐盟原油出口量比沖突前(2022 年 1-2 月)平均水平下降了約 3000 萬噸/年,對歐盟原油出口份額下降 6 個 百分點至 24%。俄羅斯是歐洲煉油廠原油的重要來源地之一,歐盟對俄制裁的舉動無疑會限制歐洲煉油廠的上 游原料供給,導致煉油廠開工率難以回升至高位,也進一步抑制了歐洲煉油閑置產能的啟用。此外,2022 年 6 月俄羅斯對歐盟的成品油出口也比沖突前減少了約 2000 萬噸/年。 另外需注意,巴西已宣布擬進口俄羅斯柴油,這或將為俄羅斯成品油找到替代市場。為降低巴西國內柴油價格, 巴西總統在 7 月初宣布了一項協議稱直接進口俄羅斯柴油。根據 IEA 提供數據,6 月俄羅斯直接運往巴西的成 品油僅為 2.5 萬桶/天,僅占巴西進口量的 5%。巴西每天總共需要進口 25 萬桶柴油,主要來自美國和印度。如 果這 25 萬桶柴油(占俄羅斯柴油出口的 30%),都改為從俄羅斯進口,俄羅斯成品油貿易流向轉移或將減小其 未來的煉能下降幅度,但是歐盟保險禁令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風險點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自2022 年3月以來,海外成品油價格大幅拉漲,價差迅速擴大。2022 年 7 月至今,美國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 油均價分別為 154.07、140.63、148.44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50、35.07、42.88 美元/桶。歐洲柴 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4.05、167.26、162.18 美元/桶,與原油價差分別達到 48.49、61.69、56.62 美元/桶。新加坡柴油、汽油、航空煤油均價分別為 151.45、122.66、139.20 美元/桶,與原油平均價差分別達 到 45.89、17.10、33.64 美元/桶。

      基于目前成品油價差狀況和市場對需求的擔憂,我們在本篇報告中主要解決三個問題:1)2022 年 6-7 月份以 來,市場需求衰退擔憂推動了油價下跌,海外成品油價差一定程度上出現了收窄,但仍維持高盈利水平。那么 目前高價差的狀態是否可持續?海外煉廠高盈利是否可持續?2)成品油價格是 PPI(生產價格指數)和 CPI (消費者物價指數)的重要組成部分,一方面,成品油是海外工業生產中必不可少的使用燃料,燃料成本端上 漲推動 PPI 指數上漲。另一方面,成品油中汽柴油消費直接拉高居民出行成本,PPI 指數上漲也意味著個人消 費的其他工業制品價格上漲,成品油價格通過直接或間接作用或推動 CPI 指數上漲,是導致海外甚至全球國家 高通脹水平的主要原因。2022 年 6 月,美國 CPI 同比上漲 9.1%,其中,能源占美國 CPI 權重已上升至 9%左 右,能源 CPI 同比上漲 41.6%,也就意味著能源貢獻了 3.7%的 CPI 漲幅,成為 CPI 的第一推動力,那么接下 來成品油價格是否還會持續引發高通脹?3)基本面是分析成品油價差的重要切入點,那么海外、中國、全球成 品油未來供需形勢如何,缺煉廠嗎?

      庫存低+負荷高,現有煉油閑置產能有限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目前海外煉廠面臨成品油庫存低、煉廠開工率反彈至高位運行的情況。 其一,美國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地成品油庫存都處于近 5 年來低位水平。2020 年的疫情沖擊迫使全球部分煉能退 出,疫情后,隨著經濟回暖,需求提升,成品油大幅去庫。截至 2022 年 5 月,OECD 成品油庫存僅為 1.87 億 噸(OPEC 7 月報只披露截止 5 月數據,有滯后),截至 2022 年 7 月,美國汽油和餾分燃料油庫存分別為 3000、 1500 萬噸,日本汽油、柴油和航空煤油的庫存分別為 120、110、65 萬噸,新加坡輕質、中質餾分燃料油庫存 分別為 230、120 萬噸。目前,全球成品油庫存已到達歷史低位水平,未來通過去庫增加油品供給的能力有限。

      其二,在歷經 2020 年新冠疫情沖擊后,美國、歐洲、日本和韓國煉廠開工率大幅下降,但隨著 2021 年以來經 濟恢復,海外煉廠開工率基本處于反彈至高位運行階段。截至到 2022 年,美國煉廠開工率超過 90%,較去年 同期高出 11個百分點,歐洲煉廠開工率超過了80%,較去年同期高出 9個百分點,日本煉廠開工率超過 70%, 較去年同期高出 6個百分點,韓國煉廠開工率已接近歷史高位水平,開工率一度達到 110%。也就是說,海外煉 廠開工率已基本反彈至高位水平,閑置煉油產能有限。 在成品油庫存歷史低位、海外開工率反彈至高位運行、閑置煉油產能有限的情況下,現有煉能存量有限,只能 依靠新建煉能滿足未來的新增煉油加工需求。

      全球煉能由歐美向亞太轉移,增勢減弱特征強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1983-2020 年期間,全球煉油產能穩定上升,但到 2021 年,煉能供給向下調頭,全球煉油能力較上年減少 2089 萬噸/年至 50.75 億噸/年。目前,全球煉油產能主要集中在亞太、北美和歐洲三個地區,截至 2021 年,三 地煉油產能分別為 18.16、10.68、7.52 億噸/年,占全球總煉能的比重分別為 36%、21%、15%。其中,亞太 煉能增長勢頭迅猛,北美煉能基本保持平穩,歐洲煉能呈下降趨勢,三地區在 2011-2021 年的平均增速分別為 1.5%、0.2%、-1.3%。也就是說,自 20 世紀 80 年代以來,全球新增煉能主要來源于亞太地區,亞太地區總煉 能比重也較 2000 年上漲近 10pct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世界煉油產能正逐漸向亞太地區轉移。2000 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國三地煉能分別為 8.25、8.96、2.94 億噸/年, 占全球總煉能比重分別為 20%、21.7%、7%。2021 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國煉能分別為 8.93、7.52、8.46 億噸/ 年,占比分別為 18%、15%、17%,分別比 2000 年-2pct、-7pct、+10pct。

      2020-2021 年,歐美地區煉能持續退出、亞非拉美地區煉能持續擴大、全球煉能增勢減弱的特征持續強化。 2018 和 2019 年全球煉能分別增長了 6887 和 8084 萬噸/年,美國、歐洲、中東、中國、印度、越南等煉油集中 區域保持正向增長。2020 年,受疫情沖擊和需求下降影響,全球新增煉能僅有 1794 萬噸/年,美國、歐洲、日 本煉廠出現了大規模關停,三地煉油產能分別下降了 4138、340、289 萬噸/年,而中國、馬來西亞、韓國等亞 非拉美地區則仍保持強勁的擴能建廠勢頭,上述三地煉能在 2020 年分別增加了 2451、1643、889 萬噸/年。 2021 年,全球煉能同比下降 2089 萬噸/年,這是近 30 年來首次出現的負增長,歐洲、美國、澳大利亞等地仍 陷關停潮,三地煉能分別下降了 2568、1006、1100 萬噸/年,中國、中東等亞洲地區煉能保持增長,但不能彌 補歐美等地區淘汰的煉能。

      俄烏沖突將加劇成品油供應緊張

      全球煉油供需分布不完全匹配。美國、中東、俄羅斯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產品凈出口國,而如歐洲等國家地區 是石油產品凈進口國。凈出口國需通過海運、管道等貿易方式滿足其他地區的煉油缺口,一旦出現地緣政治危 機、運輸不暢等重大影響因素,全球成品油市場可能會面臨短缺問題。 根據 IEA 統計,俄烏沖突前(2022 年 1-2 月),俄羅斯 70%以上的成品油出口至歐盟、美國和英國,其中,出 口量分別為 8078、2275 和 807 萬噸/年,合計為 1.12 億噸/年。在西方經濟制裁后,美國已在 4 月停止進口俄 羅斯成品油,歐盟和英國也將在 2022 年底逐步停止進口俄羅斯成品油。中印兩國雖能大幅增加俄羅斯原油進口 量,但均為凈成品油出口國,無法提振俄羅斯成品油出口,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進行貿易流調節的難度更大,俄 羅斯成品油總出口量已經下降。2022 年 6 月,俄羅斯的成品油出口量較沖突前已經下降了 3650 萬噸/年。我們 預計,受歐美經濟制裁影響,到 2022 年底,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量將較沖突前下降 7000 萬噸/年,到 2023 年, 俄羅斯成品油出口量將較 2022 年再下降約 4200 萬噸/年,將不再對歐美出口成品油,合計下降 1.12 億噸/年成 品油。根據俄羅斯最大石油公司 Rosneft 2020 年報,其煉廠輕質石油產品收率為 57.1%,假設俄羅斯煉廠成 品油平均收率為 60%,則到 2022 年底,俄羅斯有效煉能將減少 1.17 億噸/年,到 2023 年,俄羅斯有效煉能將 再減少 7000 萬噸/年,合計較沖突前下降 1.87 億噸/年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俄羅斯成品油供給缺口短期難以彌補。短期內歐洲地區可以恢復的極限煉油產能為0.75億噸/年,加上目前美國 剩余可恢復的閑置產能為 1500 萬噸/年左右,短期內歐美地區可恢復的極限煉油產能約為 0.9 億噸/年。2022 年, 美國、亞非拉美地區(除中國)新增煉能合計約 2924 萬噸/年,則短期內海外新增煉能疊加歐美可恢復的極限 閑置產能合計 1.2 億噸/年,考慮到新增煉能投產需要時間,閑置產能恢復至極限水平的可能性有限,我們認為 很難抵消 2022 年俄羅斯成品油出口受限引致的煉能下降幅度。

      上海方工認為對俄石油制裁導致歐洲煉廠原料供給緊缺,閑置產能恢復有限。歐洲是俄羅斯最大的原油出口地,俄羅斯也是 歐洲最大的原油進口國。2021 年,歐洲原油進口量為 4.7 億噸/年,其中,接近三分之一的進口原油來自俄羅斯。 2021 年,俄羅斯原油出口量為 2.6 億噸/年,其中,超過一半的出口原油運往歐洲。俄烏沖突發生后,歐盟先后 對俄羅斯實施了六輪經濟制裁。在第六輪經濟制裁中,歐盟決定逐步禁運俄羅斯石油,即成員國需在 6 個月內 禁止進口經海路運送至歐盟成員國的俄羅斯原油,以及 8 個月內禁止進口俄羅斯成品油。2022 年 6 月,俄羅斯 對歐盟原油出口量比沖突前(2022 年 1-2 月)平均水平下降了約 3000 萬噸/年,對歐盟原油出口份額下降 6 個 百分點至 24%。俄羅斯是歐洲煉油廠原油的重要來源地之一,歐盟對俄制裁的舉動無疑會限制歐洲煉油廠的上 游原料供給,導致煉油廠開工率難以回升至高位,也進一步抑制了歐洲煉油閑置產能的啟用。此外,2022 年 6 月俄羅斯對歐盟的成品油出口也比沖突前減少了約 2000 萬噸/年。 另外需注意,巴西已宣布擬進口俄羅斯柴油,這或將為俄羅斯成品油找到替代市場。為降低巴西國內柴油價格, 巴西總統在 7 月初宣布了一項協議稱直接進口俄羅斯柴油。根據 IEA 提供數據,6 月俄羅斯直接運往巴西的成 品油僅為 2.5 萬桶/天,僅占巴西進口量的 5%。巴西每天總共需要進口 25 萬桶柴油,主要來自美國和印度。如 果這 25 萬桶柴油(占俄羅斯柴油出口的 30%),都改為從俄羅斯進口,俄羅斯成品油貿易流向轉移或將減小其 未來的煉能下降幅度,但是歐盟保險禁令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風險點。



      99re东京热

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form id="f33rt"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f33rt"><form id="f33rt"><nobr id="f33rt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<listing id="f33rt"><listing id="f33rt"><meter id="f33rt"></meter></listing></listing><noframes id="f33rt"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f33rt">